彼岸之梦
发布时间:2020-06-04      作者:朱蔓青       来源:朱蔓青

时光恍惚只是打了一个盹,梦中的我一直往下坠落,终于“咚”的一声,睁开眼,我竟然跌落在深圳这个城市十个年头了

如果说故乡长沙印象中是阴雨绵长的秋天,那深圳多半日子都停留在阳光明媚的夏天。是的,总是感觉坐巴士经过深圳长长的夏天。从新南苑的蜗居下楼来,大多数时候往右转三十米的样子,停在新洲南路与福民路T型路口等红绿灯,马路对面是石厦学校公交站,这里有十八条公交线路,或者再往前多走几步下地铁口,有3号和7号地铁线,交错的地铁和公交可以令我去到深圳任何的角角落落。如果不赶时间的话,更多的时候我更愿意坐公交看地面的风景,而不愿意在闷罐车厢里只看一张张陌生的脸。这个城市高额的生活成本,令我像西西弗一样每天往返与此,恍若被诸神惩罚,为了推动这块生存巨石,已然有十九年之久。然而又是怎样的一种信念,让我依然乐此不疲,无怨无悔把芳华岁月抛洒与此呢?

当我伫立在夏日斑驳的阳光里转瞬一念,时间在此摁下返回键,镜头回放停格20015月的一天,那个泛着金子般光泽的夏天,川流不息的人潮车阵我与过去青葱年华的自己迎面相逢。

曾经辗转北京、珠海、深圳、长沙求学谋生经年,最终在深圳停留下来,从此再也不曾离开。深圳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这里科技发达思想超前,英才汇聚机遇良多,无论商业经济还是文化艺术都具有世界全球化视野,备具高瞻远瞩的姿态这里才适宜栽种我梦想的种子,我只想离梦想彼岸近一些。

当我踏上这片热土,常有拔剑四顾心茫然的孤独感向我袭来,当我还在迟疑,这个城市是否会心无芥蒂全然地接纳我吗?是的,她很快就以她独有的姿态热情地拥抱了我,一直觉得深圳就是我的人生福地。

早在1995年我曾短暂地在深圳呆过半年时间,哥哥的一个日语翻译朋友,拿走了我几张装饰风格的美术作品照片说要推介给她的日本老板。其时我们也企盼有朝一日,作品被某位有经济实力的收藏家看上,或被某国际知名画廊看上成为签约画家,总之一夜暴富名利双收,但想想依自己当时的实力和资历仍感希望非常渺茫。不久朋友还是带来了好消息,她的日本老板经过多方挑选比较,看中我的作品,想购买一批作品,并约好六上午到香格里拉酒店和我洽谈。幸福来得猝不及防,当时的我还没有把艺术品转换成商品这样的经济概念。一直是翻译在叽里咕噜地充当我们的发言人,只知道在懵懵懂懂中收到了二千元的定金。“揣在自己荷包里实实在在的二千元块钱”只有这一点证明着这一切发生的真实。正是在深圳的这一次偶然机会,从此让我走上了一条职业艺术家的创作道路 

只是后来我的肾结石发作,折磨得我死去活来,迫不得已只好回到老家长沙养病。于是一边养病,一边创作,并在某杂志社舒适地做着一份编辑工作。时间充裕有闲情逸致画画和写作,渐渐在业界也获得了些虚名浮利,小日子过得光鲜安逸,只是对未来既定的命运程序,心生倦意。天赐一命,当不辱使命,更不应蹉跎自误,心中的艺术理想仿佛也在彼岸向我招手,道远日暮,不想余生徒留遗憾,芳华即逝时不待我,事不宜迟,我要扬帆启程。

20015月当我再次踏上深圳这片梦想的乐土,她又给了我一个意外惊喜。刚来深圳一个星期,我从长沙办完画展带来了的一批作品,被兄长两位企业家朋友看中好几幅,最后经过五个小时的讨价还价,最爱的《弦月》国画作品忍痛以五千元成交,《祥云》系列水粉作品以四千元成交,买家的喜爱程度不亚于我,想着所遇知音才稍有宽慰。当时欣喜的程度是可想而知的,以画的规格尺寸、名气及个人影响力,当年的市场经济来论,综合各方因素能卖得如此价格实属不易。

不多久,哥哥的出版商老乡朋友,也非常欣赏我古朴雅致的文笔风格,一口气找我约写了三本书接下来兄长的画家朋友卢峰在福田区文联工作,文联正打算创办二本内刊杂志,需要聘请专业编辑。而我既是作家又是画家、艺术评论家,并有多年杂志报刊编辑工作经验,正是他们需要的专业人才。这个职位仿佛也是冥冥之中专为我量身定做的,于是顺理成章我就成了这两本杂志的执行主编,开始着手创刊事宜。当时时任福田区委宣传部长刘满衡部长也提出“打造一公里文化圈,建立公共文化服务体系”,“让文化走进社区,贴近百姓,融入生活”等先进理念,并落地执行,其成功经验成为全国公共文化服务系统学习的标杆。而我做的杂志,也正是刘满衡部长一手策划支持开办的,于是深圳市第一本纯文学内刊《莲花山》,和深圳市唯一一本的美术内刊《南国艺术》,由我主编达八年之久。后来我先后还主编创刊了《盐田文艺》《特区湘商》《深圳德商》《南雁》《望鹏山》等杂志。作为一名艺术创作者和服务者,2013年年底我萌发了创办自己的文化公司的念头,如今在我的努力之下,“弘言文化”也成为行业的优秀品牌,为特区的文化艺术事业添砖加瓦,尽着一份绵薄之力。

这个城市有着魔术般梦幻的美,一天一天看着她的变幻无穷。在这里可以坐着地铁去看海,有中国最美风光的海上地铁11钱,沿途可以一览深圳湾的美丽海岸、红树林的碧波荡漾;东部有世界第一长的“海滨玉带”——盐田海滨栈道,让你凭栏听海看海鸥飞舞;从前的地王大厦先后被京基100和平安大厦赶超;外地朋友来了不用打卡去世界之窗和民俗村,可以去感受国际大都会美式建筑风的欢乐海岸、海岸城、万象天地、九方城等吃喝玩乐的购物中心;周末去莲花山放风筝,在山上俯瞰这座城市的美景;再徜徉中心书城或图书馆的书海,抑或去聆听一场有品质的文化讲座,附近还有深圳博物馆、音乐厅、少年宫、关山月美术馆等文化艺术中心;大运会让深圳的人文面貌在世界扬名;闲暇时去大鹏所城、凤凰古村、大万世居等寻访古朴民俗;逛一趟商场去到万象城和益田假日广场,也能看到毕加索和达利的真迹展览;科技节能的灯光秀也令深圳的夜晚璀璨无比……然后去到深圳改革开放展览馆,让你了解这座城市沧海历史和艰辛历程,到如今发达的高科技、繁荣的商业经济和文化艺术的肥沃良田,才换来今天的辉煌和盛世景象。灿烂的阳光不留余地都照射在这个前进中发展中蒸蒸日上的国际化大都市,也在我身上洒下一片生活的金光。

是的,命运由无数的偶然连接,与这个城市十八年的因缘际会,她绚丽的景象,常常令我沉醉其中,这是偶然也是必然。这是怎样的一个城市?我一直用身体力行的方式去观察她,认识她,了解她,融入她,进入到她本质的精神内核。我知道一个人的命运与国家相关,与她生活的城市相关,与时代的大环境息息相关。十九年来我用双脚丈量这座城市的长度和宽度,用双眼观望着她的无穷变幻,渐渐融入她的精神底色,沉醉于她蓬勃生长的速度,沉醉于她令人惊异的深度。尽管有时我也难免会有现实的伤感,深圳夏日的阳光不会让我多停留在晦暗里。这个当初陌生的城市迷宫,到如今如数家珍的熟悉家园,时光的刀,把我雕刻成了一个更加坚韧的女子,这完全得益于这个城市对我的锤炼和塑造,并慷慨馈赠给了我无数弥足珍贵的礼物,日渐与她血脉相融与她相亲相爱 

时移世迁,这些刻骨铭心的记忆片断,如一组组蒙太奇般的镜头闪回迭起……往事飘荡在风中,我知道每个人都是自己命运的导演,没有人能在时间里留下永恒的刻度一个人要走多远,才能抵达自己的内心福祉,在彼岸之梦的人生征途,想在现实面前难免会有些苍白的差距但我仍然想把此刻的心情记录下来把这些文字献给这个燃烧了我十年青春的激情城市。这些字符飘在深圳金色的夏日里,在我的身后长出薄薄的翅膀……

                                                                      

朱蔓青:本名朱正安。作家、画家艺术评论家,资深文学编辑、出版人、策划人深圳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秘书长、中外散文诗学会深圳分会副主席、深圳市多项文学及艺术赛事评委,连续担任睦邻文学大赛七届评委、担任中国“光明杯”诗歌大赛评委;《望鹏山》杂志执行主编;文学和艺术作品获国内诸多奖项;创立“弘言文化”品牌。

 位:深圳市弘言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董事长

    通讯地址:深圳市龙华区大浪街道九区78栋爱琴居302  

电话号码:13410683134   邮箱:286511450 @qq.com